即时新闻:
政工
公安政工网  >  滚动新闻 > 正文

听老姚讲他和仓库的26年光阴故事

记爱岗敬业的四川省公安厅警务保障部储运科民警姚帮龙

2015年05月04日 11:04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王自然 胡雪 李佳蔓   

  初识姚帮龙,他正在四川省公安厅的院坝里面忙碌着分发警用服装,瘦削干练、短发利落。见到记者来访,有人唤他:“老姚别忙了,快来。”姚帮龙也只顾着干完手里的事,抬头憨笑着打了一个招呼,便又弯下身去继续收捡遗落地面的垃圾。

  老姚今年57岁了,却依然像个陀螺般闲不下来。从1989年转业到四川省公安厅,老姚被安排到仓库工作。在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角落里,似水年华匆匆流逝,老姚一呆便是默默无闻的26年。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永远兢兢业业,永远如履薄冰——在职26年期间,仓库没有发生过任何一起重大事故,便是对他勤恳敬业的最大肯定。

  平凡,这是老姚为自己和本职工作所下的定义。听老姚讲起他和仓库26年的光阴故事也许寡淡无奇,但记者却分明感受到——真实的瞬间,最能打动人心;普通的点滴,最能集聚力量。

  扎根:“走到哪里,都是干工作”

  从位于成都市中心的四川省公安厅出发,记者驱车近50分钟后才到达了位于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土门村的公安厅仓库(原被装仓库),更不必说沿途路况复杂、交通堵点多。仓库占地18.75亩,建筑面积约10000平方米,其中库房建筑约6000平方米,与西南最大的战略油库、凤凰山机场相邻。目前民警仅有4个人,工勤人员9人。姚帮龙说:“人员最少的时候,就3个人,2个民警,1个工作人员。”

  仓库是一个枯燥的地方,留不下人。站在仓库办公楼望去,外围墙代征地环绕,零散民房靠墙搭建,完全就是个“农村坝坝”。26年间,老姚眼见着许多年轻人来,一两个月后就迫不及待地调走了,只有他始终没挪过窝。记者问老姚有没有动过调走的念头,他想了想说:“从来没有想过走。走到哪里,都是干工作。”

  走进老姚的办公室,一张旧桌一把旧椅加上一台老式笔记本,办公环境简朴却整洁。打开唯一稍微崭新些的文件柜里,则整齐码放着从1990年以来获得的“红本本”。老姚说,“在这个远离领导的偏远地区,一切都靠自觉。我不在乎能得到多少荣誉,能干好工作就行。”

  “姚老师,我给你送东西来了。”32岁的罗顺林是聘用的保卫人员,在仓库工作已经3年了。他抱着一箱东西走进老姚的办公室,和老姚说说笑笑。见到记者采访老姚,他主动在旁边说:“姚老师平时和我们感情很好,工作更是认真负责,上班从不迟到、早退。”

  “这里环境太恶劣了,很难留住人。姚老师呆了二十多年不容易。”罗顺林无奈感叹的同时,话语间满是对老姚的敬佩。“你看嘛,对面的烟囱又开始排放黑烟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仓库旁边的一根高高烟囱正在冒出滚滚黑烟。不一会儿,一股刺鼻焦臭的塑料味道便弥漫了老姚的整个办公室,让人感觉头晕目眩。

  “每天12点过后,凤凰山的直升机又要开始训练了,一直要训练到晚上12点。”罗顺林告诉记者,因为是飞行训练,所以飞机总是飞得很低。经过仓库时,巨大的飞行噪音把窗户上的玻璃时常震得像要跳起来一样。与此同时,重型卡车来往于仓库外的主道上,呼啸而过的输油车卷起阵阵尘土,在玻璃上形成一层厚厚的“浓雾”。

  “这里的外部环境不好,仓库又承担着全省的装备物资发放,工作量大,经常没有办法午休的。”姚帮龙指着靠门口的一张老旧两人沙发说:“实在累了,就在沙发上蜷着腿睡会儿。”

  坚守:“还有三年就退休了,真是舍不得”

  老姚跟仓库有着不解之缘。他像是一块“革命的砖”,26年前被搬到了还未修建完善的仓库,连有些建筑木板都是亲自肩挑手扛。从此以后,他的命运就与仓库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记者随老姚顺着仓库外围走了一圈,每走到开裂的斑驳墙体处,老姚的眼底便隐隐有光:“还有三年就退休了,跟仓库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真是舍不得”。

  早前,公安厅被装仓库承担着全省以及重庆、西藏等地警服装具的集散任务,往来大车重卡川流不息,老姚和其他同事的工作任务也就十分繁重,经常熬更守夜。“那时很多人由于警服尺码不合适,多次来回调换警服很麻烦。现在所有警服装具均按照民警体型数据定人生产。”向记者介绍起现在称为带体型的被装物资发放,老姚很高兴:“原来一律发放,浪费严重。不过现在好了,按需申领。”

  自2011年以后,全省公安被装物资由中标生产企业直接通过物流发往各市州,被装仓库主要承担收验省厅本级的被装物资,并逐步向储备应急警用物资转型发展。目前仓库共有12个区,各自储存着不同的物资,有什么、有多少、怎么样,老姚心里都有数。为此,职工吴波很敬佩老姚:“姚老师一是细心,二是责任心强,三是能吃苦。以前仓库老是停电,他经常被关在货运电梯里,从来没抱怨过一句。”

  随着老姚去例行检查仓库,一打开大门,就看到白底黑字的仓库管理公示牌都印有“负责人:姚帮龙”等。老姚说,这时时提醒着他肩头担负的重大责任。应急物资整齐码放在货架上面,应急物资卡上面记录着这一箱物资的具体情况。姚帮龙如数家珍般详细向记者介绍起这些物资的入库情况,和他之前不善言辞的模样判如两人。

  “应急物资不能有一点儿马虎,这都是发生灾难时救命用的。”老姚指着生命探测仪说到,“我们要定期给它们充电,检查它们是不是完好的,保证它们处在最好的状态,保证它们拿出来就能用,保证它们能救人。”他肯定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不知觉中连用了“三个保证”,这就是他对工作的“保证”,也是对自己的“保证”。

  “以前在部队还会抽烟喝酒,到仓库后都戒了。”谈及业余兴趣爱好,老姚说平时没事就看看书,现在厅领导高度重视警用仓库物资储备工作,厅属各部门也日益重视业务装备建设,仓库需要加快管理、加快建设,更需要自己多看书多充电,提升专业能力。

  奉献:“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干一行爱一行”

  老姚的老家在重庆合川,家中还有老母亲在世。但老姚很少回去,就算春节赶回去,心里也惦记着工作,最多两三天就得赶回仓库。老姚的爱人退休前是一位小学教师,两人都顾不了家。1998年的时候,为了方便工作,老姚直接把家也搬到了仓库。仓库外部环境艰苦,噪声、粉尘极大,内部居住环境也不好,直到现在还在烧煤气罐。一住就是7年,好在家人都很支持老姚的工作,从来没有抱怨过。

  仓库地处北郊工业库区,最早连门牌号都没有。加上四川省幅员辽阔、交通又不方便,以前很多市州来领取物资的工作人员到达仓库时,已经是深更半夜了,但只要有人来领取装备物资,在楼下唤一声,老姚便马上从被窝里爬起来。有时工作忙,时常需要连轴转的加班加点,甚至节假日也没休息,他也从来不补假。

  谈到女儿,老姚觉得很愧疚。住在仓库时,女儿在市里上初中,每天早上7点半就要到校。为了不耽误工作,老姚早上6点多就要起床,风尘仆仆地骑40分钟的摩托车送完女儿,再赶在8点半前回来上班。那时经常有大雾,老姚看不清楚路和前方状况,只能凭着感觉在“云里面钻”。受老姚影响,女儿毕业于警察院校,现在机场从事安检工作。老姚欣慰地说:“开始去不习惯,后面听我的劝,让她干一行爱一行,岗位考级已经考到最高级,基本工资拿得比我都高。”

  四川地质灾害频发。即使是深夜,一接到需要调用应急物资的电话,老姚每次都坚持亲自将应急物资送到灾区,从没有一点迟疑。2014年11月25日23时,四川康定发生地震。灾情紧急,老姚按照厅领导命令,第一时间主动带队将应急装备送到了甘孜,圆满完成任务。

  “老姚平时很随和,干工作保时、保质、保量。有时却有一股子牛劲。”老姚的“顶头上司”、储运科科长李武说。今年初春味正浓时,厅机关民警下基层锻炼,到边远的藏区公安机关,与基层民警同吃同住同工作。由于高海拔地区条件很艰苦,公安厅规定45岁以上的同志可不去,但是57岁的老姚主动请缨去了,“我岁数是大,但还吃得消,给年轻人带好头。”

  “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干一行爱一行”,这是老姚说得最多的话——光阴如梭,26年干一件事不难,难得的是在仓库干好这份琐碎繁杂且责任重大的公安工作。靠着坚守和热爱,老姚像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般辛勤耕耘在储运岗位上,他眼角的鱼尾纹里层叠着太多关于一个老民警的爱岗故事,平凡里蕴藉着太多“不平凡的伟大”。


责任编辑:杨承龙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