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政工

公安队伍规范化职业化现代化建设必须处理好四种关系

2013年08月23日 18:33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游金城   

  公安队伍建设是公安事业发展的根本和保证。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加强政法队伍建设,切实肩负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捍卫者的职责使命。随着党的新一届领导集体的履新,将改变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特别是十八大报告中将“服务”二字在着力建设服务型政府后第一次在党的建设中提及,更加凸显了服务的重要性。

  公安工作植根于群众,来源于群众,血脉在群众。只有植根群众广接“地气”,公安事业才能枝繁叶茂、生机无限。省厅从今年起前瞻地提出:全面加强公安队伍规范化、职业化、现代化(以下简称“三化”)建设,促进、保障和实现全省公安工作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三化”建设就是要以队伍建设的“规范化”对接服务群众的主动化,以队伍建设的“职业化”对接社会互动的集约化,以队伍建设的“现代化”对接物联时代的智慧化,“三化”建设高度契合十八大“以民意导向警务”模式的精神实质,为推动全省公安工作上台阶、服务群众上水平、确保队伍不出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科学推进“三化”建设,笔者肤浅认为应该把握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关系。

  一、必须注意把握常量、变量、力量问题

  “常量”就是常数或代表固定不变的东西。公安民警规范的日常行为、规范的执法行为、规范的服务行为,规范的公安政工工作、规范监督制约体系等这些都是属于“常量”范畴。

  必须引起我们重视的是“变量”问题。“变量”就是没有固定的值,可以改变的数,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新情况、新问题。整个职业的标准体系、岗位适应能力测评体系及办法、领导干部工作绩效的考核评价、公安民警的绩效考核评价体系、整个公安队伍的职业精神、职业能力、技术装备、公安改革的顶层设计、后信息时代物联网状态下基于物联网的传感技术和数据处理技术而实现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数字世界与社会间的交互,虚拟王国中“物与物”、“人与物”、“人与人”之间管理秩序等等,这些都是属于“变量”的范畴。公安工作中,没有任何两起事件和案件是完全相同的。因此,也决定了“三化”建设过程中我们必须注意常量、变量、力量三个方面的问题,特别是要把“变量”放到“以警为本”的环境中去思考,放到时代背景、国际环境、政治法治的框架下来思考“变量”问题并在“常量”的规范下做到因地而变、因时而变、因机而变、因情而变。思考“变量”要把握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必须分析“三化”建设的市场问题并从中找到推动工作的“力量”。不分析“三化”建设的供需关系,不分析“三化”建设的市场份额,不分析“三化”建设的竞争对手,就无法清醒地制订我们“三化”建设的战略策略。

  “三化”建设的最终目标就是在把握好总成本优先的原则下,通过提炼公安系统的自身建设实现“以民意导向警务”模式,从而让人民群众满意,让民警个体满意。“规范化、职业化、现代化”就好象一列高速列车的“车厢”,每节“车厢”上都装有制动装置,如何把动力调动起来沿着我们预定的方向加速前进,这就涉及“力量”的分配问题,也就是“三化”建设必须要研究的内力、外力和潜力问题。“三化”建设不搞体内运行,不搞画地为牢,不自娱自乐孤芳自赏,而是把整个“三化”建设实质化、实在化、根本化,真正把“力量”放在既体现在心系百姓、服务群众的爱民情怀上,又体现在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的职业精神上,真正做到学会群众语言、看懂群众表情、体会群众心理,不断提升新形势下服务群众工作的能力和水平。

  二、必须注意处理好实势、顺势、造势的关系

  “实势”就是当前我们公安工作的现实。党的十八大强调,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但我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正处于人民内部矛盾凸显、刑事犯罪高发、对敌斗争复杂的特殊阶段,维稳形势“四个相互交织”特点不仅没有改变,而且呈现出矛盾叠加、刑事犯罪高位运行、重大安全事故时有发生等新动向、新变化。今年春晚的相声、小品中讽刺、调侃的“表叔”、“ 官二代”、“ 富二代”、“ 房姐、房叔”等暴发户及社会新贵,他们这些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暴发户,或掌握了点社会权力就觉得已是“人上人”的大小官僚。那些开车撞了人便“拼父”;那些以“烧钱”为本事、浪费为炫耀的“穷得只剩钱”的富人们;还有那些欺贫凌弱、打死人花点钱就可摆平的地方势力。这些人甚至毫无廉耻之心,肆意践踏社会良知和准则。特别是我省正处在工业化中期,发展不充分、不全面、不平衡、不稳定的矛盾突出,社会环保灾难已经让整个社会走入生命安全危机的极限。同时,违法犯罪流窜化、动态化、智能化、职业化、有组织化程度进一步加剧,公安工作面临转型发展的阵痛和复杂治安环境的双重挑战,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经济发展任务更重、压力更大,这就是“三化”建设面临的“实势”。

  “顺势”就是要顺应时代潮流和发展趋势。当今世界经济区经济的迅猛发展早已超过行政区经济的束缚,地市间关联度加剧,同城效应凸显。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加强政法队伍建设,切实肩负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捍卫者的职责使命。新一届省委科学提出四川经济发展必须实现“多点多极支撑下的次级突破”,并在“十一五”就科学规划确立了成都经济区、川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川东北经济区、川西北经济区的五大经济区。全省90000公安民警作为四川经济的建设者、捍卫者,搞“三化”建设当然必须瞄准高端,到更高处“摘果子”,按照经济区的发展趋势实现“次级突破”。即是:结合各经济区的经济特点、发展趋势、工作对象和所处状况,运用法律手段、行政手段将公安队伍的组织体系、警种组成、职责权限、人员编制、警务装备保障、警察职业道德与行为,以及人民警察从录用、教育、培训、考核、晋升、奖惩、授衔、监督、淘汰、工资、福利、离退休等公安人事管理诸环节标准化、程序化、科学化与法制化,这就是顺势的问题。

  “造势”就是营造舆论氛围打造声势。“三化”建设是破解公安系统“八个有待进一步”、“六种能力”难题的集大智慧和有力抓手。做好“造势”就是要为“三化”建设工作扫清障碍。无论是体制上的,还是机制上的,特别是“三化”建设观念性的问题。通过“造势”,使全省90000公安民警自觉破除“三化”建设是老调重谈旧瓶新酒的无所谓思想,自觉摒弃“三化”建设是别人生病自己跟着吃药的自以为是理念,自觉抛开“三化”建设是闲时可以忙中不必的优资状态,在思想上自觉树立“三化”建设是公安系统践行党的执政理念、坚持党的执政宗旨必须回答的问题;成为肩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捍卫者的职责使命必须应对的长远问题;成为打造“忠诚、为民、公正、廉洁”的过硬四川公安队伍必须关注的深层次问题;成为检验四川90000多公安民警在新时期执政能力的最严峻的现实问题。

  三、必须注意掌控好方向、导向、取向问题

  “三化”建设的“方向”,大而言之,肯定是科学化、民主化、制度化和现代化方向,以改进“八个有待进一步”的不足并系统提升好“六种能力”。因此,“三化”建设必须从理论层面讲求创新创造,在政策层面注意方向和导向,在方式方法方面权衡利多利少。同时,“三化”建设还必须在方向上把握好新形势下公安工作本身“功能”的蜕化、转移、新增等问题。特别是“功能”的新增问题,随着区域经济的不断发展变化,经济“同频共振”必然引发“经济高增长伴生高犯罪”的“双高铁律”,流动人口因东部一线城市住房、就业等生活成本增加而大量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并由此而衍生出来的“东罪西移”、“北罪南下”的“蝴蝶效应”,在我们四川五大经济区中必然各有不同显现。我们公安工作要服务全局、服从大局、服务中心工作就绝不能画地为牢,固守陈规,必须大力开展好、系统实施好“三化”建设,构建好经济区经济条件下公安工作的大格局,通过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推动工作。

  “三化”建设的“导向”,必须与当前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相一致,就是民意导向必须最终落根到“惠民”。导向成功是最大的成功,导向失败是最大的失败。当前,改变作风、加强与群众的联系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加强与群众的沟通与交流,最广泛的听取民意,从而构建民意导向型的警务模式推动警察公共关系建设、和谐警民关系建设,并在整个工作推进过程与结果中把“三化”建设的被需要、被感知、被认同的“职业化” 行为规范与习惯养成贯穿始终,落实在民警个体的每个具体行为上,落实在警察组织行为所指向的具体民众个体身上,使他们在理念上求精髓,在工作上求精品,在服务上求精通,在内部分工协作上求精密,从而以选好一个人,激励一大片的导向正能量,实现警务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破解民意需求与警务工作两张皮的难题。

  “三化”建设的最终“取向”必须是“老百姓满意”,这也是我们公安工作的职责所在、地位所在、利益所在和追求所在。后信息化时代下特别是物联网时代,云计算将进一步增强网络能力,如何建设更加注重用户体验的诉求办理与民意收集分析方式与方法,在指挥体制高度“网状”扁平化的状态下实现机关的高度实战化,警务编成小型化、多能化和决策指挥的智能化、实时化,以物联网下公安机关与民众之间的“双感知” 技术,将民警执法执勤活动将构成全流程的记录、监督、控制网,问题的发现整改和绩效的评估考核更及时、准确,以队伍管理的科学性、规范性、实效性从而把拥护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这就是“三化”建设的最高最好“取向”。

  四、必须注意把关规律、旋律、纪律问题

  我国当前的各种社会矛盾复杂交织,公安工作也还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公安工作要走上规范化、职业化、现代化的有序发展之路,就必须理性地对公安工作的规律进行研究,并从这些规律中抽象出核心的东西--即人(民警个体)的规律,然后研究人(民警个体),研究如何把人(民警个体)组织起来,把潜能发挥出来,使我们整个公安系统人人(民警个体)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因此,必须在宏观上研究社会治安与社会发展的联系规律,研究社会治安问题与政治、经济、文化、法律、宗教等社会发展各要素之间的联系,寻根溯源,找出治本的方法。必须在中观上要研究警察思维规律。公安工作是特殊战线,民警个体必须具有适应职业特点的思维方式和职业素质能力。通过研究警察的思维规律,培养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理性思考能力,培养破解公安工作难点问题的职业能力。必须在微观中研究公安实践中“正规化”警务模式的适时变化、打防关系、侦查破案、治安防控、群体性事件处置等公安工作规律,从战略和战术上探索更加有效的途径和策略,将无规律形成公安工作的规律。

  旋律,就是工作的主旋律。“三化”建设工作同样要抓主旋律。规范化、职业化、现代化的主旋律各在什么地方,这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研究。但在“三化”建设的“现代化”建设版块,公安信息化建设已经成为了当前公安工作的主旋律,公安工作信息化的理念已被普遍接受和广泛认可。在此情况下,四川公安的“现代化”之路,应该从成都经济区(特别是“天府新区”)、川南经济区等经济条件比较好、网络性强大、应用性广泛的地方开始,在互联互通的国家物联网实现之前,充分利用示范城市、先行地区的创新成果来降低技术应用成本,发挥后发优势,确立适度超前又稳步务实推动公安行业物联网发展的主旋律,探索公安物联网规模应用时代带来信息量爆炸式增长、数据突发性与不可预见性增强等应用危机处理机制,为“不懂得信息化的民警将失去工作岗位,不懂得信息化的领导将失去指挥权”的“职业化”建设提供路径和实践教材。

  纪律就是“三化”建设必须强调整个工作推进的纪律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作为我军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完成各项任务的重要保证,以最简单的话语完成了从井冈山斗争到解放战争时期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提升军队战斗力的重要作用。“三化”建设作为全省公安系统提升六大能力的抓手,在工作推进中同样需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能“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否则就会“不依规矩,不成方圆”,甚至有了规矩,不执行规矩,也不能成方圆。只有用刚性的制度规范管理,用法律精神来统领法律条文,用公开的行政行为来完善行政人格,将“三化”建设民意导向模式的顶层设计、制度安排、运行实践以及虚拟社会组织等公安工作的各个方面,以其内在的逻辑性与特定性都正向推动并最终的体现结果都是公安工作惠民,这是“三化”建设的纪律要求也是纪律保障后的最完美胜利。

  (作者系四川省达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责任编辑:姚鹏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